青春不再但一如少年的模样

多特蒙德的青春风暴世人皆知,哈兰德、桑乔、雷纳、贝林厄姆、穆科科争先恐后地扮演着“大黄蜂”的刺,曾几何时,马尔科·罗伊斯才是多特蒙德的旗帜。时光奔流入海,感慨后浪汹涌之时,31岁的罗伊斯也习惯了从红花到绿叶的过渡。

作为土生土长的多特蒙德人,视大黄蜂为自己的主队是一件不需要深思熟虑的事情,冥冥之中,罗伊斯渴望“长大后成了你”的剧情,他努力地向自己的偶像罗西基靠拢,进入多特蒙德的青训营是他所认为的梦想成真的第一步。

老实说,少年罗伊斯技术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但身材极其消瘦的他并不是主帅的心头肉,被搁置在替补席上的他坦诚自己需要打比赛。你能想象当梦想和现实发生碰撞时,罗伊斯的煎熬心理,于是告别成了一次深刻的话题,他不知年少时许下的诺言是否还会被岁月耐心收藏,也不知将来的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回到这里,一切都是茫然的。

多特蒙德并不像外界盛传的主动放弃了罗伊斯,事实上是成全了罗伊斯的选择,无形之中也为未来拓宽了一条回家的路。有意思的是,若干年后佐尔克坦诚:“按照罗伊斯职业生涯发展的方式,当年离开对他来说并不是最糟糕的决定。”

2006年夏天当德意志战车在本土世界杯上横冲直撞时,加盟红白艾伦的U19梯队的罗伊斯也逐渐遗忘多特蒙德时期的忧伤。淮南为橘 淮北为枳,罗伊斯的天赋确保自己很快从梯队直升一线队伍,多特蒙德而他回馈的成绩单是让这支名气不算响亮的队伍从德丙杀到德乙。

热议、观察、询价,越来越多的球探聚集在红白艾伦的看台,当时的罗伊斯并非一条咸鱼,但相比17岁就上调拜仁一线的胡梅尔斯,起步稍晚的罗伊斯确实翻了身,哪怕只是以100万欧元的身价加盟以保级为目标的门兴,但幻想自己驰骋德甲的画面,喜悦冲刷了老时光里的患得患失。

起初罗伊斯的加盟并未唤醒过门兴球迷的热情,因为他的定位始终被认为是另一个马尔科(马林)的备胎,相似的面容和球风,甚至连11号战袍都有被复制的感觉。

从替补做起并不是主帅刻意难为罗伊斯,对于初出茅庐的德甲小将而言,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wddc.net/,多特蒙德这已经是最高待遇,唯一的意外是他原本以为这一天会出现在威斯特法伦球场,但很快在对阵美因茨的比赛中,抢断后一条龙破门的他只关注自己是门兴球员的身份。

从那时起,普鲁士公园球场越来越多人不再用“新马林”称呼他,见之不忘,情之所动,这就是罗伊斯的魅力,8球9助攻的数据安稳地扶持着门兴保级的使命,但随之抬高门槛的期望值也赋予了德甲新人。随后两个赛季罗伊斯分别用10球12助攻和18球和10次助攻的豪华成绩粉碎了昙花一现的质疑,而门兴也从保级之路的泥潭中抽身,迈向了欧冠资格赛。

一个人改变一支队伍时,没有人会吝啬关于“球星”的头衔和称谓。虽然转会多特蒙德后罗伊斯面对老东家时曾被球迷不止一次的狂嘘过,但必须承认,打响“小火箭”名号的罗伊斯在门兴的三年被视为宠儿。“爱之深,恨之切”便成了俗套却现实的理由,但功勋的形象未曾减退半分,去年《图片报》曾总结门兴过去十年最佳阵容,罗伊斯当仁不让出现在最佳阵容名单内。

身价涨,名气广,这都属于罗伊斯的明星效应,拜仁就曾在2012年夏天对他表白过,但年轻人深思熟虑下,还是愿意牵手曾“伤害”过自己的多特蒙德。昔日被延迟过的缘分好似重新找到了契合彼此的灵魂,实际上罗伊斯在落户门兴之前,多特蒙德就表达过签下自己青训品的愿望,只是当时往上走的罗伊斯认为自己的战术打法很符合门兴对边路的要求。

罗伊斯的成名建立在冷静的选择之上,艾伦红白和门兴都验证过他的主观情绪和客观分析,这一次面对多特蒙德的邀约,他没有犹豫。其一,星光熠熠的拜仁未必能满足他的上场时间;其二,羽翼渐丰的他认为是自己回家的最好时机。既是权衡利弊,也是民心所向,选择从来都是双向的,冥冥中注定他和多特蒙德的黄黑之恋还没有到戛然而止的地步。

德国足球先生的荣誉及时地补充了罗伊斯的星光,并就此成为德甲赛场最亮眼的一颗新星,试想一下,在因伤缺战数月的情况下,23球和23次助攻的数据彰显了他独特的一面,水涨船高的曼城和银河战舰皇马都感受过年轻人的锋芒,即便会师拜仁的欧冠决赛上,无力回天的多特蒙德却在拼尽全力的将士们身上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

失去和拥有之间没有固定的守恒定律,而格策、莱万多夫斯基、克洛普、胡梅尔斯的相继告别让孤军奋战的罗伊斯体会到比伤病更痛的孤独。如果爱,请深爱,本身凭实力就可以和皇马、拜仁、曼城类似的大户人家喜结良缘,但一次次续约的他已经在平静地杜绝转会绯闻,当初身为小红人的人坚定选择回家的路,被伤病一次次侵蚀时,又是多特蒙德家庭式的关怀让他勿念他乡。

在拜仁一骑绝尘的背景下,多特蒙德总是被定义为追赶者,至于半途而来的人或许厌烦了失利的滋味,但遵从内心的罗伊斯每一年都在重复相同的声音:“我们的目标就是冠军。”他不奢求被理解,但身体玻璃的他内心却坚韧,应用那句话就是:“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回想2002-03赛季的揭幕战时,多特蒙德向球迷展示冠军沙拉盘,13岁的罗伊斯作为球童曾和奖杯亲密接触,如今而立之年的他似乎距离冠军那么近又那么远,但时间审视灵魂重量的时候,并不完全依赖冠军分量。

虽然德甲200场的里程碑对罗伊斯是一份迟到的礼物,但成为队史助攻王的他还有漫长的时间值得等待,值得回馈,在爱情的世界里这叫做厮守到老,在竞技的维度里或许这就是爱的代价。其实,直到去年11月罗伊斯才首次踢满2020年第一个90分钟比赛,未来的样子模糊不清,现在的罗伊斯风头不及后辈,甚至还有“拖后腿”一说,但认真比赛的他就是那颗让多特蒙德球迷感到甜蜜的糖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Be the first to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